FX112全球视野的中文财经网站
  • IDS集团|副总裁兼项目经理 李相券:勇士无所畏惧
    日期:2016-10-11 13:56:10 作者: 62 635 1555
摘要:“每一次我觉得的困难,在经历过后,就不算是困难。”

前言:虽说‘不作死就不会死’,但连‘作’的机会都没有,那人生岂非太无趣。他,惨过,也疯狂过,人有了经历才会蜕变。他是不屈的勇者,如今他已在IDS耀眼夺目。

Paul,李相券(韩国),IDS集团副总裁兼项目经理。

每一次我觉得的困难

在经历过后

就不算是困难

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“有人说,听得出我说话的口音有山东味儿。”

多年前,山东青岛还是一座小城市,淳朴的孩子在路边打着石子,忽然听到异国风情的语言,抬起头,望过去,那是Paul一家人刚刚进入中国。

“当时我并不反感父母老旧思想的教育方式,因为那时候小。”

Paul年仅五岁时,和姐姐一起,跟随着来中国做生意的父母,定居在青岛的一角,接受者韩国和中国文化的双面熏陶。他最深刻的就是关于礼貌这些,因为儒家思想在韩国已有六百多年历史,有着传统思想的父母对此很注重。

“有人说,听得出我说话的口音有山东味儿。”

受访时,Paul说着一口流利的普通话,带着轻微的青岛口音,十分有趣。

在青岛整整十二年时间,他从普通的小学,到初中、高中进入国际学校。中国、韩国和国际文化的交融,守旧或开放式的教育,这些全面地开发了他的个性和思维活力。最后他都融会贯通,对世事理解也变得更加透彻。

在Paul懵懂的儿时记忆中,青岛于他而言是熟悉的。他在家里、学校、与周边人交流,通晓中文、韩文和英文,最大的不同除了语言之外就是青岛的发展进程令他惊叹。伴随着他的成长,青岛从小城镇的状态进阶成了大都市,也让他对韩国和中国之间的生活转换,感到很舒适,没有很大差异。

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当他像个孩子一样兴奋和疯狂的时候,却狠狠地摔了一跤。

Paul站在平时发言的学校荣誉台上,他卸任了学生会干部的职务,并自愿抹去所有的荣誉。面向台下同学,他不仅要通报此事的缘由,还要为自己的行为致歉。

“每一次我觉得的困难,在经历过后,就不算是困难。”

在高中的时候,Paul是个排球选手。在一场有着七、八个国际学校比赛上,Paul和队友获得了冠军,当他像个孩子一样兴奋和疯狂的时候,却狠狠地摔了一跤。

在获冠军的那天晚上,还是高中生的Paul与队友喝度数很低酒,以示欢庆。Paul所在的国际学校是基督教的,纪律严格,而他们的行为无异于亚当夏娃偷食禁果一般,所以当场队员都被勒令停学两天。

知法犯法罪加一等,Paul当时不仅是排球队队长,更是学生会干部。这才有了Paul顶着巨大的心理压力,主动上台卸任告罪的一幕。而这段人生的低谷期,是Paul的母亲帮助他,让他拥有直面一切的勇气。

“当时我妈妈给我写信说:如果你杀了人,妈妈也可以接受,因为我是你妈妈。但别人是不能接受的。虽然你喝的酒度数并不高,但是学校有它的规则。你要尊重学校的决定,这是你该担负的责任。”

那是高三将考大学的时候,荣誉、以及所有社团活动的记录被抹去,这意味着他可能进不去任何一所他心目中的大学。因为很多大学并不是以学分为考核基准,而是以考生的生活轨迹为主。

然而塞翁失马焉知非福,Paul把这个困难和阻力当成是一个锻炼的机会。他把经历的这些惨痛和感悟,都写在他提交的资料上。而那些学校偏偏就想了解考生在人生遇到较大的挫折和困难后,慢慢恢复、转变或成长的过程,也使得他恰好投其所好。

  “学会工程,你可以创作你自己的东西。但是学会工商管理,你就会看到世界是怎么转的”

Paul看着面前两份大学入学邀请函,一份来自香港,一份来自美国。最后九月开学前的最后一刻,他想起了一句话,毅然选择了香港科技大学的工商管理专业。

“高中一位老师的话吸引了我,他说:学会工程,你可以创作你自己的东西。但是学会工商管理,你就会看到世界怎么转的。”

美国大学的工程专业虽是顶尖,但是在Paul看来,香港的工商管理更令他向往,而且亚洲的金融前景较大,利于发展。所以在进入香港科技大学后,Paul选择了组织管理、运用管理和经济学三个与金融互相关联的专业。

很多人听到有人学习三个专业的第一反应都是惊叹,但是对于Paul来说,并不是他过分自信,而是他坚信80/20比例的理论,亦为用%20的努力能拿到%80的结果。

Paul戏言自己并不想读博士,不想样样精通,拿C也行。只要能闻多识广,遇到难题不会束手无策便可。

Paul是香港科技大学韩国协会第四届会长,也是香港五间大学韩国协会联盟的首届会长。名头很响,做得事情也很多。Paul的大学生活很是充实和惬意,是展现了他全部青春活力的时期。

“香港的韩国人口,基数还是挺大的,有两三万。我也第一次知道,在国外的韩国社会,香港最古老,一共有八十多年的历史。”

接触了香港科技大学韩国协会之后,Paul发现,在香港的韩国大学生很多。作为香港的外来人员,他们会遇到很多的局限,没有机构为他们解决这些不大不小的问题。这时候Paul看到问题所在,联系上五所大学组建联合协会,遇到棘手的事,Paul就会代表韩国学生,去跟理事馆直接谈。

而且很多应届毕业的韩国学生,都因此解决了求职问题。八十多年的历史,证明Paul的韩国前辈们已经在香港住了很多年,在香港取得了一定的成功。他们的企业在香港最需要人才的支撑。然后Paul可以帮他们对接、交流,不光是获得投资,还能为韩国学生们提供更多应聘的机会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真正的旅游就是一个人,骑着自行车,可以随时决定自己的去留。

因为从小在中国长大,对自己的祖国(韩国)并不太了解,他想要试着深入了解一下自己的国家。

一次偶然,Paul在新闻上看到一个韩国人骑自行车,花了七年时间,绕世界一圈。而Paul认为真正的旅游就是一个人,骑着自行车,可以随时决定自己的去留,也想拥有一次属于自己的环国旅行。

“我爱好比较疯狂,因为很危险,他们非常反对,坚决不让我去。”

高中的时候,Paul喜欢摄影,就组建摄影小组,还跑去当记者。因为喜欢工程,进入科技大学后他就喜欢各种DIY与电子机械有关的东西,比如音响、耳机、手表、键盘等。

Paul是个有趣的人,他的爱好不能用广泛来形容,很多人的爱好广泛只是泛泛而谈。但是他的每个爱好都是按照80/20比例的理论进行,每个爱好都做得堪比专业人士。但对于思想传统的父母来说,自行车旅行和那些兴趣爱好完全是两回事,过于疯狂。

“但是很巧的是,原来我爸爸在七十年代也有这个想法,当时我妈妈脱口而出:‘你怎么跟你爸爸一模一样。’”

古人云:‘上阵杀敌父子兵’,原来性格也会遗传,家族血缘大抵如此。虽然遭到了反对,但他依然想坚持做自己想做的事。他用统计的方式告诉家人,自行车旅行的死亡率非常低,最后成功说服家人,展开了他的25天环国个人游。

在Paul的记忆中,那段旅途是非常艰苦、孤独的,同时也是非常有趣的经历。但是完成了旅途的那一瞬,触动了Paul内心无法言喻的满足感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"我不能做的,我就会说明有什么原因我做不了。”

  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​香港正午,路上行人稀少,大家都惬意地吃饭、午休。但是Paul,一如既往地行色匆匆,从尖沙咀公司去往金钟的分公司。这时的他早已不是毛头小子,而是管理着IDS在香港三个公司的系统、操盘以及有关IT一切的副总裁。

“因为感兴趣,我做的东西都是感兴趣才做,我不感兴趣就做得没劲。”

刚进到IDS时,Paul只是一名普通的营销员。但是他所感兴趣的不是卖产品,而是怎样将产品做出来拿去卖。于是他还是营销员时,就开始关注平台的运行模式。虽然大学并不是学工程的,但是他用自学的编程基本功,看懂了的平台程序。

很多人不知道,对于外汇而言,一个平台的稳定性差会流失多少客户。IDS早期的平台非常不完整,系统经常断链,所有的功能也非常匮乏。

Paul一步步把平台拆开,自行琢磨,并找出缺陷。他结合统计学专业知识,做出了详细的分析报告,递交给上司。Paul的用心体现在报告中的方方面面,上司看过资料后,发现很多建议都对IDS有帮助,就给予Paul一个机会,做市场推广。

“因为高中那件事,我再不会说谎、勉强去做自己做不到的事。我不能做的,我就会说,有什么原因我做不了。”

在Paul做推广的时候,有一场关于黄金和白银的模拟交易大赛。Paul自信自己能够完成这次模拟大赛的系统,便主动揽下了这份工作。活动成功,Paul也得到了项目经理的职位。

从平台的管理、开发到做出计划,Paul稳稳走来,后来慢慢地,上司信任Paul能力,开始放权给他,成为了IDS的副总裁。

IDS是韩国公司,而Paul也是韩国人,虽然身在香港,但是在IDS工作和生活对于他来说跟回到家的感觉是一样的。

  他很敬佩IDS里的所有前辈,但他也绝不怯弱,因为后端是他的能力所在。

不知道有多少人尝试过:大学报三个专业;兼任两个协会管理;完成各种机械DIY;做酒店的执行董事助理;同时还作为交换生回到韩国半年。大学四年,人生有多少个四年能让你晃晃悠悠地度过?

“过去的几年,让我觉得管理自己是最重要的”

Paul之所以在大学能完成这么多事,源于他的自我管理,他的每天都计划好,从未浑浑噩噩地虚度。而他的自我管理意识则源于韩国两年宪兵服役的锻炼。

百度上解释,宪兵就是维系军纪、处理军人犯罪的司法警察。宪兵是有身高和学历限制的,Paul满怀期待地选择了宪兵,开启了他人生以来又一次很惨的经历。

服役期间,Paul每天工作时间长达十三、四个钟头,而分散的轮班制度,让他睡眠时间和质量都达到了历史最低点。

Paul想起那两年,嘴角挂着微笑。在他看来不用担心未来,没有心理负担,其实很舒服的时期。如果不是服役两年的锻炼,他的自我管理能力不会这么好,在他人生道路上,IDS的升职记中,都有着很大的促进意义。

“金融是我理想未来,外汇只是金融方面的一部分,下面部分就是资金管理、证券,还有很多没有研究。”

如若不是受访,他从未回忆过去,他一直认为,这个年龄该考虑的是以后。他也做过其他的职业,但是他选择在IDS刚起步的时候进入,而平台在他手中从不稳定,到现在达到了一定的水平和高度。

他很敬佩IDS里的所有前辈,但他也绝不怯弱,因为后端是他的能力所在。他也很感谢IDS的上司们,慧眼识人,让他有机会上到现在的台阶,触碰更广阔的天空。

IDS的涉及面很广,不只是做外汇的,还有资金管理项目和其他的方面。而他也从来不曾停歇脚步,在金融的路上,他还有很多要学。

后记:对于披荆斩棘向前的勇士而言,一心向前,走过的路就不再回头。

  • 分析师在线
    • 恽智明
    • FXCM福汇
    • 人气: 106876
    • 陈健豪
    • ADS达汇
    • 人气: 106610
    • 邵悦华
    • 高级分析师
    • 人气: 92975
  • 财经日历
    22:00
    加拿大9月22日彭博社Nano信心指数
     前值: --
     预测: --
     实际:
  • 关注微信
    关注FX112微信公众号
    第一时间把握投资良机